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udapeng1948 的博客

 
 
 
 
 
 
   
   【原文】
    夫馬,陸居則食草飲水,喜則交頸相靡,怒則分背相踶。馬知已此矣,夫加之以衡扼[1],齊之以月題[2],而馬知介倪。闉扼、鷙曼、詭銜、竊轡[3]。故馬之知而態至盜者[4],伯樂之罪也。
    夫赫胥氏之時[5],民居不知所爲,行不知所之,含哺而熙,鼓腹而遊,民能以此矣。及至聖人,屈折禮樂以匡天下之形,縣跂仁義以慰天下之心[6],而民乃始踶跂好知[7],急歸於利,不可止也。此亦聖人之過也。
    (請廣大讀者注意,此篇《馬蹄》的作者不懂道,也并非是莊子的後學,這篇文章被安插進《莊子》也就是《南華經》里,對《莊子》也就是《南華經》起了非常大的破壞作用,這是一篇亂道又亂世的文章,我在這裡特別指出,此文原本不屬於《莊子》所有,是後被人加進來的,這《馬蹄》的作用就是以亂《莊子》的清淨無為之大道)

作者  | 2017-7-8 19:42:30 | 阅读(2) |评论(0) | 阅读全文>>

給提問人的答案(108)

2017-6-17 15:50:30 阅读7 评论0 172017/06 June17

有网友问:“什么叫"知见"? 听说过"知见"一词, 是什么意思, 就是"知道和见解"吗? ”

答曰:
“知見”就是自己的本來清淨靜寂的空性因緣而起產生的各種思維意識,這些思維意識并被自己的分別心甄別認知并執著的主、客觀見解,不管是主觀見解還是客觀見解,都是被自己認知了的或“是”或“非”,是自己心意識里的“我”的作用,對事物的分別執著形成的,所以“知見”屬於世間法,是生滅心的產物。
 
你說的就是“見解”是對的,那個“知見”的“知”不是“知道”,而是“知識”的“知”與知識的“識”,從根本上說“識”還要更準確些。我們的知見都因“識”而起,這個“識”是依據“我”為基點來分別認知世間萬事萬物的,是以“我”為核心標準來甄別判斷面對

作者  | 2017-6-17 15:50:30 | 阅读(7) |评论(0) | 阅读全文>>

《莊子——如是說》之《馬蹄》篇 之一 中和道人註釋

2017-6-10 16:17:24 阅读3 评论0 102017/06 June10

                                馬        蹄[1]
 
    【原文】
    馬,蹄可以踐霜雪,毛可以禦風寒  草飲水,翹腳而陸[2],此馬之真性也。雖有義台路寢[3],無所用之。及至伯樂,曰:“我善治馬。”燒之,剔之,刻之,雒之[4],連之以羈縶[5],編之以皂棧[6],馬之死者十二三矣;饑之,渴之,,弛之,驟之,整之,齊之,前有橛飾之患[7],而後有鞭策之威,而馬之死者已過半矣!陶者曰:“我善治埴[8],圓者中規,方者中矩。”匠人曰:“我善治木,曲者中鈎,直者應繩。”夫埴木之性,豈欲中規矩鈎繩哉?然且世世稱之曰:“伯樂善治馬,而陶匠善治埴木。”此亦治天下者之過也。
 
  【注釋】
    [1]馬蹄這篇文章非莊周的後學所作,本文文理拖遝,辭句累贅,立意偏激,而且處處都表現出知見不明以至於遣詞不當。如:“毀道德以爲仁義,聖人之過也。”本文作者是

作者  | 2017-6-10 16:17:24 | 阅读(3) |评论(0) | 阅读全文>>


                                     第    三 十 六    章 

  【原文】
   將欲歙之[1],必固張之。將欲弱之,必固強之。將欲廢之,必固舉之。將欲奪之,必固與之。是謂微明[2]。柔勝剛,弱勝強。魚不可脫於淵;國之利器,不可以示人[3]。
  【注釋】
  [1] 歙(音希):本意吸氣,縮鼻。
  [2] 微明:潛在的規律。
  [3] 國之利器,不可以示人:國家的利器指軍隊、刑罰、法令、制度等等的國家機器,不可以輕示與人。古時聖明的君主視這些利器爲不祥之器,最好隱而不用。不能示之於人,心地純樸的百姓見了這些不祥之器會産生恐懼,不安。以至於會發展到民心大亂,國家動蕩。所以,國之利器,不可以示人,是利君,利國,利民,利於道的。
  【譯文】
   世間萬事萬物都有它內在的規律,比如:本來若將收縮回來的事物,必然姑且先讓它張弛一下。本來欲打算減弱它的,必然姑且

作者  | 2017-5-27 15:38:17 | 阅读(3) |评论(0) | 阅读全文>>

《莊子——如是說》之《駢拇》篇 之五 中和道人註釋

2017-5-13 15:21:05 阅读7 评论0 132017/05 May13

    【原文】
    且夫屬於性乎仁義者,雖通如曾,史,非吾所謂臧也[1];屬其性於五味[2],雖通如俞兒[3],非吾所謂臧者也[4],屬其性乎五聲,雖通如師曠,非吾所謂聰也;屬其性乎五色,雖通如離朱,非吾所謂明也。吾所謂臧者,非仁義之謂也,臧於其德而已矣[5];吾所謂臧者,非所謂仁義之謂也,任其性命之情而已矣[6];吾所謂聰者,非謂其聞彼也,自聞而已矣[7];吾所謂明者,非謂其見彼也,自見而已矣[8]。夫不自見而見彼,不自得而得彼者,是得人之得而不自得其得者也[9],適人之適而不自適其適者也[10]。夫適人之適而不自適其適,雖盜蹠與伯夷,是同爲淫僻也[11]。余愧乎道德,是以上不敢爲仁義之操,而下不敢爲淫僻之行也[12]。
 

作者  | 2017-5-13 15:21:05 | 阅读(7) |评论(0) | 阅读全文>>

《莊子——如是說》之《駢拇》篇 之四 中和道人註釋

2017-4-29 15:58:47 阅读13 评论0 292017/04 Apr29

    【原文】
    夫小惑易方,大惑易性[1]。何以知其然邪?自虞氏招仁義以撓天下也[2],天下莫不奔命於仁義,是非以仁義易其性乎[3]?故嘗試論之:自三代以下者,天下莫不以物易其性矣[4]。小人則以身殉利,仕則以身殉名,大夫則以身殉家[5],聖人則以身殉天下[6]。故此數子者,事業不同,名聲異號,其於傷性以身爲殉,一也。臧與穀[7],二人相與牧羊而俱亡其羊[8]。問臧奚事,則挾策讀書[9];問谷奚事,則博塞以遊[10]。二人者,事業不同,其於亡羊均也。伯夷死名於首陽之下[11],盜蹠死利於東陵之上[12]。二人者,所死不同,其於殘生傷性均也。奚必伯夷之是而盜蹠之非乎[13]!天下盡殉也[14],彼其所殉仁義也,則俗謂之君子;其所殉貨財也,則俗謂之小人。其殉一也,則有君子焉,有小人焉;若其殘生損性,則盜蹠亦伯夷已,又惡取君子小人於其間哉!

作者  | 2017-4-29 15:58:47 | 阅读(13) |评论(0) | 阅读全文>>

《莊子——如是說》之《駢拇》篇 之三 中和道人註釋

2017-4-16 0:48:05 阅读11 评论0 162017/04 Apr16

    【原文】
    且夫駢於拇者,決之則泣[1];枝於手者,龁之則啼[2]。二者或有餘於數,或不足於數,其於憂一也[3]。今世之仁人,蒿目而憂世之患[4];不仁之人,決性命之情而饕貴富[5]。故意仁義其非人情乎[6]!自三代以下者[7],天下何其囂囂也[8]?
    且夫待鈎繩規矩而正者[9],是削其性也;待繩約膠漆而固者,是侵其德者也;屈折禮樂[10],呴俞仁義[11],以慰天下之心者,此失其常然也[12]。天下有常然。常然者,曲者不以鈎[13],直者不以繩,圓者不以規,方者不以矩,附離不以膠漆[14],約束不以纆索[15]。故天下誘然皆生而不知其所以生[16],同焉皆得而不知其所以得[17]。故古今不二,不可虧也[18]。則仁義又奚連連如膠漆  索而遊乎道德之間爲哉[19],使天下惑也[20]!

作者  | 2017-4-16 0:48:05 | 阅读(11) |评论(0) | 阅读全文>>

《莊子——如是說》之《駢拇》篇 之二 中和道人註釋

2017-3-26 3:19:21 阅读16 评论0 262017/03 Mar26

【原文】
彼之正者[1],不失其性命之情。故合者不爲駢,而枝者不爲跂[2];長者不爲有餘,短者不爲不足。是故鳧脛雖短[3],續之則憂;鶴脛雖長,斷之則悲。故性長非所斷,性短非所續,無所去憂也。意仁義其非人情乎[4]!彼仁人何其多憂也?
 
【注釋】
[1]彼至正者:那具有正知正見的。
[2]跂(音其):多生的脚趾。
[3]鳧(音浮):野鴨。脛:小腿。                                                   
[4]意仁義其非人情乎:噫,仁義難道不是人之多情麽。意為嘆詞,通噫。(這裡特別應該說明一下,仁義是屬於世間有為法,是屬於世間有為法中的善法,它的對立面是惡法,即非仁義。因為這世間有為法的善惡兩邊都是由人的思想意識造成的,都會落入因果業力中,人的思想意識屬於仁義之類善的

作者  | 2017-3-26 3:19:21 | 阅读(16) |评论(0) | 阅读全文>>

《莊子——如是說》之《駢拇》篇 之一 中和道人註釋

2017-3-11 22:31:26 阅读16 评论0 112017/03 Mar11

                      駢       拇[1]
                          
【原文】
駢拇枝指[2]出乎性哉[3],而侈於德[4];符贅縣疣出乎形哉[5],而侈於性。多方乎仁義而用之者[6],列於五臟哉,而非道德之正也。是故駢於腳者,連無用之肉也;枝於手者,樹無用之指也;多方駢枝於五臟之情者,淫僻於仁義之行[7],而多方於聰明之用也。
是故駢於明者[8],亂五色[9],淫文章[10],青黃黼黻之煌煌非乎[11]?而離朱是已[12]。多於聰者,亂五聲[13],淫六律[14],金石絲竹黃鍾大呂之聲非乎[15]?而師曠是已[16]。枝於仁者[17],擢德塞性以收名聲[18],使天下簧鼓以奉不及之法非乎?而曾、史是已[19]。駢於辯者,累瓦結繩竄句[20],遊心於堅白、同異之間[21],而敞跬譽無用之言非乎[22]?而楊[23]、墨[24]是已。故此皆多駢旁枝之道,非天下之至正也[25]。

作者  | 2017-3-11 22:31:26 | 阅读(16) |评论(0) | 阅读全文>>

   【原文】
    南海之帝爲儵[1],北海之帝爲忽,中央之帝爲渾沌。儵與忽時相與遇於渾沌之地,渾沌待之善。  儵與忽謀報渾沌之德[2],曰:“人皆有七竅[3],以視聽食息,此獨無有,嘗試鑿之。”日鑿一竅,七日而渾沌死。
 
    【注釋】
    [1]儵(音書)。
    [2]謀報:商量怎麼報答。
    [3]七竅:眼耳鼻嘴共七個孔。
 
    【譯文】
    南海的帝王名叫儵,北海的帝王名叫忽,中央的帝王名叫渾沌。儵和忽常常相會時都在渾沌的領地,渾沌待他們非常好。儵與忽商量報答渾沌的恩德,說:“人都有七竅,用來看、聽、食、呼吸,只有渾沌沒有,我們試一下給他鑿開七竅。”於是他倆一天鑿一竅,到了第七天渾沌就死了。
  (此篇為莊子的寓言故事,此寓言故事喻意頗深,我們今天的修行人是不是也在幹儵和忽同樣的蠢事,值得深思啊。)

作者  | 2017-2-25 21:47:15 | 阅读(10) |评论(0) | 阅读全文>>


                                    第    三 十 五    章

 
【原文】
 執大象[1],天下往[2]。往而不害[3],安平太[4]。樂與餌,過客止[5]。道之出口,淡乎其無味[6]。視之不足見,聽之不足聞[7],用之不足既[8]。
 
【注釋】
  [1]執大象:指見道、得道而言。大象:只有明心見性後才知道这大象是何狀貌,這裏簡單幾句難以道明,就是老子這五千言也是全部在描述這道之大象的,你看了難道就明白了嗎?說實在的,老子這五千言也未將道之大象闡述明白,道理很簡單,老子說了:“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下面幾句也談了:“道之出口,淡乎其無味,視之不足見,聽之不足聞,用之不足既。”對於道之象的描寫,佛家的解釋爲“無相”爲大象,這是方便,只有等你見性了,你就知道了。
  [2]天下往:表面上是說走遍天下之意,真實之意是說見道之人通達明瞭世出世間之萬法,這樣的人不管處在世間的任何環境里,受到任何的待遇,都不會再墮入六道輪回里了。
  [3]往而不害:外表是說隨便到什麽地方都不會受到傷害,深層之意是說得道之人心已無為,對世間萬法不分別不執著,遇事乃隨順,事事處處無為而無不為,自然不會落於果報,這就是“往而不害”了。

作者  | 2017-2-11 23:51:50 | 阅读(17) |评论(0) | 阅读全文>>

 【原文】
    無爲名屍[1],無爲謀府[2],無爲事任[3],無爲知主[4]。體盡無窮[5],而遊無朕[6],盡其所受乎天[7],而無見得[8],亦虛而已[9]。至人之用心若鏡[10]。不將不迎[11],應而不藏[12],故能勝物而不傷[13]。
 
    【注釋】
    [1]無爲名屍:心中無我,無知見,不分別,不執著,無念,無住爲無爲,這是清淨心之用,清淨心是體。一切隨順自然,隨順衆生,這是真正得道之人才能這樣。所以無爲名屍,屍者指無主之空位也,(屍的本意是靈魂離開後留下的軀體,先秦以前的修道人常用屍來形容能熄心滅念,有無為之心的修道人)。

作者  | 2017-1-28 22:03:27 | 阅读(15) |评论(0) | 阅读全文>>

【原文】
    鄭有神巫曰季咸,知人之死生存亡、禍福壽夭,期以歲月旬日,若神。鄭人見之,皆棄而走。列子見之而心醉[1],歸,以告壺子[2],曰:“始吾以夫子之道爲至矣,則又有至焉者矣。”
    壺子曰:“吾與汝既其文[3],未既其實[4],而固得道與?衆雌而無雄,而又奚卵焉!而以道與世亢[5],必信,夫故使人得而相汝[6]。嘗試與來[7],以予示之。”
    明日,列子與之見壺子。出而謂列子曰:“嘻!子之先生死矣!弗活矣!不以旬數矣!吾見怪焉,見濕灰焉[8]。”
    列子入,泣涕沾襟以告壺子。壺子曰:“鄉吾示之以地文[9],萌乎不震不止[10],是殆見吾杜德機也[11]。嘗又與來。”

作者  | 2017-1-14 20:34:52 | 阅读(11) |评论(0) | 阅读全文>>

【原文】
陽子居見老聃[1],曰:“有人於此,向疾強梁[2],物徹疏明,學道不勌[3]。如是者,可比明王乎[4]?”
老聃曰:“是於聖人也[5]!胥易技系[6],勞形怵心者也[7]。且也虎豹之文來田[8],猨狙之便來籍[9]。如是者,可比明王乎[10]?”
陽子居蹴然曰:“敢問明王之治?
老聃曰:明王之治,功蓋天下而似不自己[11],化貸萬物而民弗恃[12],有莫舉名[13],使物自喜[14],立乎不測[15],而遊於無有者也[16]。”
 
【注釋】
 [1] 陽子居:即楊朱,被後人稱為“楊子”。戰國初著名大哲人,先秦古書中

作者  | 2016-12-31 22:55:57 | 阅读(9) |评论(0) | 阅读全文>>

《莊子——如是說》之《應帝王》篇 之三 中和道人註釋

2016-12-17 14:22:26 阅读11 评论0 172016/12 Dec17

    【原文】
    天根遊於殷陽,至蓼水之上,適遭無名人而問焉,曰:“請問爲天下[1]。”
    無名人曰:“去!汝鄙人也,何問之不豫也?予方將與造物者爲人[2],厭則又乘夫莽眇之鳥[3],以出六極之外[4],而遊無何有之鄉[5],以處壙垠之野[6]。汝又何帠以治天下感予之心爲[7]?”
    又複問。
    無名人曰:“汝遊心於淡,合氣於漠,順物自然而無容私焉,而天下治矣[8]。”
 
    【注釋】
    [1]爲天下:從文字相上看是治理天下的意思,但這裡從修道人口中說出來的天下是指紛繁雜亂的內心世界,因為外部天下也是從內心思維活動通過篩選甄別而表達出來的。為天下,就是修心。
    [2]造物者:清淨無爲之大道,原始本心。爲人:爲伴。
    [3]莽眇之鳥:比喻冥冥茫茫,空空眇眇之定中狀態。

作者  | 2016-12-17 14:22:26 | 阅读(11)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网易新闻资讯

 
 
 
 
新闻标题 
列表加载中...
 
 
 
 
 
 
 
 

四川省 成都市

 发消息  写留言

 
一個與人無爭,與世無爭,不過問政事,不管他人之事,安於當下的無事閒人。 ————中和道人
 
近期心愿清靜、自在。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天气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時鐘

 
 
模块内容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圈子列表加载中...
 
 
 
 
 

发现好博客

 
 
列表加载中...
 
 
 
 
 

花园

 
 
模块内容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有道博客搜索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