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udapeng1948 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一個與人無爭,與世無爭,不過問政事,不管他人之事,安於當下的無事閒人。 ————中和道人

网易考拉推荐

《庄子---如是说》注释之缘起  

2009-06-20 01:08: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對於《莊子》這樣的大智慧著作,本不打算注釋,也不應該有什麽注釋,因爲一旦注釋,就會使文章銬上了枷鎖,套上了框框,強迫讀者按照注釋的思路走,這是與道相悖的。古聖先賢們之所以要留下這些曠世巨著。象老子的《道德經》,釋迦牟尼浩瀚的《佛經》,莊周的這部《莊子》,完全是讓世人開智慧,超凡入聖。注釋是主觀意識的産物,它會把鮮活的至理變成一唾帶著腥味的口痰。常讀《佛經》、《道德經》、《莊子》的人會深深感受到,象釋迦牟尼、老子、莊周,他們多麽象慈祥的父親,和藹的師長,他們不厭其煩,苦口婆心地教導我們怎樣開智慧,怎樣解脫煩惱,怎樣轉凡成聖,怎樣從心性上下功夫。《佛經》、《道德經》、《莊子》,無不是從心性上談,這些經典從開篇到結尾從來沒有離開過我們的這個心,經典本身就是道之導引,修之指南。修道是修心,不管是《佛經》也好,《莊子》也好,都是叫我們丟掉主觀意識,解脫知見、知解之桎梏。當然,注釋並不是絕對不可以,只要注釋得不走樣,保持它的原意,當然很好。但是,以我目前所能看到的版本,包括《莊子》、《道德經》注釋得慘不忍睹。《佛經》還好,少人涉及。《莊子》、《道德經》被哲學界奉爲老莊哲學,可見它的博大精深。實際上老莊哲學的體現還只能算枝葉邊末事,它的主體是談道。道不是學問,也不是哲學,更不是宗教,道實際上就是自己的原始本心。《佛經》、《道德經》、《莊子》全部都是在講如何修心,如何使紛繁雜亂的心歸一,恢復到原始的本來面目。如果你懂了,如果你又老老實實地完全照他們說的那樣去做了,那你完全可以成爲跟老子、莊周,甚至釋迦牟尼一樣的大智慧大覺者,完全可以跟他們一樣是個得道的巨德、聖人。所以說,它們是一本道書,一本修道的書。你要注釋它,那你首先要有道的體驗,至少也得弄明白什麽是道。道的體驗是注釋《莊子》、《道德經》必須具備最重要的基本條件之一,它占95%,通古文和考證生平只占5%,你只憑這5%就要去注釋道書,又不懂道,這不成了胡編瞎寫麽。道是非主觀意識的,道也非客觀意識的,道非形象思維的,也非邏輯思維的。道是離心意識的,道是非離心意識的,道是非起心動念的,道是非非起心動念的。如何是道,你有道的體驗,自然明白。現而今,由於這衆多胡亂推測、任意構想的版本亂世,使世人不知我們的先知們在對我們說些什麽,古聖先賢通過這些典籍傳授給我們的智慧方法,就這樣被塗改,指偏了道。嗚呼,古聖先賢!哀哉,後世子孫!這就是我注釋《莊子》的緣起。

    注釋《莊子》,我給自己立了一條原則,既要使一般具備中學文化程度的都能看得懂,又要不使原意走樣,既不主觀地妄加評論,又要不離道之妙理,既要把道擺在大家面前,又要不使真道變成假道。這是《莊子》的核心、宗旨。文中以大量的寓言、譬喻、人物對話、故事等形式來闡述道之要理。這裏要提醒大家注意的是,寓言就是寓言,譬喻就是譬喻,這是打比方,我們千萬別死摳文字,鑽在文字裏出不來。這是以文喻道;《莊子》是以文載道。《莊子》本身不是道,道在言語之外。例如:我們的祖先給後人留下的太極圖,它也只是代表道退变的一個符號而已,就象文字一樣,後人卻將它神秘化,胡亂地給它加予並不存在的神奇力量,對它頂禮膜拜,迷信化,可悲啊!道是徹底地反對迷信的,因爲只要你有一絲一毫的丁點迷信你是永遠也不可能得道的。道究竟在哪里?道就在你開口閉口之間,你行住坐臥,穿衣吃飯,伸胳膊伸腿,哈欠、挠癢,無時不在道中,無時不是與道爲伴,只是你不知道不認識而已。道就是你自己,離開你自己外面沒有道。道就是你自己原始的、從來不會改變的這個心,離開這個心,外面沒有道。當然不是指肉團心。你現在的心已不是原始本心了,它被你的各種知見、欲念染汙了。你現在的心,念頭不斷生起,象野馬一樣狂奔不息。如果你的心寂靜下來,心真的清淨了,那麽你的原始本心又恢復了,那你與釋迦牟尼、老子、莊周沒有兩樣。他們是聖人、先賢,你何嘗不是!所以,《莊子》這部書就是教我們如何把被染汙了的心洗乾淨,恢復原始本心的本來面目。除此之外,沒有其他的作用。它是一本教人洗心的教科書。

    說到這裏,有必要申明一下,雖然前面說了這麽多,這些話不能算是什麽見解和觀點,我是個沒有見解和觀點的人,心不在焉地隨便說說,說了可當沒說,沒有放在心上。注釋《莊子》是如此,我沒有自己的見解,只是把莊周在書上說的話翻譯給大家罷了。我只是個傳話筒、麥克風。以后注释《道德经》也是如此,麥克風是沒有思想的。

 

                                                                                                 二00五年三月二十日中和道人於成都

 

  评论这张
 
阅读(14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