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udapeng1948 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一個與人無爭,與世無爭,不過問政事,不管他人之事,安於當下的無事閒人。 ————中和道人

网易考拉推荐

《莊子——如是說》之《德充符》篇(二)中和道人 注釋  

2014-10-25 22:22:10|  分类: 人文/歷史 註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
    申徒嘉[1],兀者也,而與鄭子産[2]同師于伯昏無人。子産謂申徒嘉曰:“我先出則子止,子先出則我止。”其明日,又與會堂同席而坐,子産謂申徒嘉曰:“我先出則子止,子先出則我止。今我將出,子可以止乎?其未邪?且子見執政[3]而不違,子齊執政乎?”
    申徒嘉曰:“先生之門,固有執政焉如此哉?子而說子之執政而後人者也。聞之曰:‘鑒明則塵垢不止,止則不明也。久與賢人處則無過。’今子之所取大者,先生也,而猶出言若是,不亦過乎!”
    子産曰:“子既若是矣,猶與堯爭善。計子之德,不足以自反邪?”
    申徒嘉曰:“自狀其過,以不當亡者衆[4];不狀其過,以不當存者寡。知不可奈何而安之若命,唯有德者能之。遊於羿之彀中,中央者,中地也;然而不中者,命也。人以其全腳笑吾不全腳者多矣,我怫然而怒;而適先生之所,則廢然而反。不知先生之洗我以善邪?我與夫子遊十九年矣,而未嘗知吾兀者也。今子與我遊於形骸之內[5],而子索我於形骸之外,不亦過乎?”
    子産蹴然改容更貌曰:“子無乃稱[6]!”
    魯有兀者叔山無趾,踵見[7]仲尼。仲尼曰:“子不謹,前既犯患若是矣,雖今來,何及矣!”
    無趾曰:“吾唯不知務而輕用吾身,吾是以亡腳。今吾來也,猶有尊腳者存[8],吾是以務全之也。夫天無不覆,地無不載,吾以夫子爲天地,安知夫子之猶若是也!”
    孔子曰:“丘則陋矣。夫子胡不入乎?請講以所聞。”
    無趾出。孔子曰:“弟子勉之!夫無趾,兀者也,猶務學以複補前行之惡,而況全德之人乎!”
    無趾語老聃曰:“孔子之於至人,其未邪?彼何賓賓以學子爲?彼且蘄以諔詭幻怪之名聞[9],不知至人之以是爲己桎梏邪[10]?”
    老聃曰:“胡不直使彼以死生爲一條,以可不可爲一貫者,解其桎梏,其可乎?”
    無趾曰:“天刑之[11],安可解!”
 
    【注釋】
    [1]申徒嘉:鄭國賢人。
    [2]子産:鄭國貴族子國之子(?—前522年),即公孫僑,公孫成子,名僑,字子産,一字之美。春秋時政治家,鄭簡公十二年(西元前554年)爲卿,二十三年(西元前543年)執政。實行田地、封疆、農戶等改革,促進了鄭國的發展。
    [3]執政:執政卿。當時子産已是鄭國的執政卿。
    [4]自狀其過,以不當亡者衆:意爲自我審視自己的過錯,認爲不應當受刑斷腳的人多了。
    [5]今子與我遊於形骸之內:指你與我同在先生這裏修學清淨心,熄滅內心的各種妄念。
    [6]子無乃稱:你不要再說了。
    [7]踵見:用腳後跟走來見孔子。
    [8]猶有尊腳者存:還有比腳還尊貴的東西存在。
    [9]彼且蘄以諔詭幻怪之名聞:意爲他還追求奇異古怪的名聲名聞於世。
    [10]桎梏:枷鎖。
    [11]天刑之:老天的刑罰。
 
    【譯文】
    申徒嘉是個斷了腳的人,與鄭國的子産共同求學于伯昏無人。子産對申徒嘉說:“我先出去,你就停下;你先出去,我就停下。”到了第二天,兩人在會堂裏又同席而坐,子産對申徒嘉說:“我先出,你則停下,你先出,我則停下。現在我要出去,你可以停下嗎?還是不能?況且你見了我這個執政卿不回避,你與執政卿平起平坐嗎?”
    申徒嘉說:“先生的門下有這樣的執政卿嗎?你炫耀你執政卿的地位而看不起別人。我聽說:‘鏡子明亮,是上面不落灰塵,上面落有灰塵就不明亮了。與賢人相處久了,則不犯過錯。’現在你跟隨先生修學大智慧,而居然說出這種話來,不是太過分了嗎?”
    子産說:“你既是這個樣子了,還要與堯帝比高低。想想你的德性,難道還不夠你自己反省的嗎?”
    申徒嘉說:“審視自己的過錯,認爲不應當受刑斷腳的人太多了;不申述自己的過錯,認爲應當受刑斷足的人很少。知道無可奈何了而安然隨命,唯有有德之人才能作得到。走進後羿的射程之內,在中央的中心之地,而沒有被射中的,那是命啊。以自己兩腳齊全笑我腳不全的人多了,我當時聽了怫然而怒;而自從到了先生這裏,我的怒氣廢然全消。不知是不是先生把我內心的善惡污垢洗淨了?我跟隨先生遊學十九年了,而他從來不覺得我是個斷足的人。今天你與我同在先生這裏修心悟道,而你卻從形骸外表上侮辱我,不是太過分了嗎?”
    子産滿面慚愧,不安地說:“你不要再說了!”
    魯國有個斷了腳趾的人,叫叔山無趾,用腳跟走路去見孔子。孔子說:“你不謹慎,你以前既然犯了罪,成了這個樣子,雖然現在來見我也來不及了!”
    無趾說:“我只因爲不知時務而輕用我的身體,我是因此而失去了腳。今天我到這裏來,還有比腳尊貴的東西存在,我是爲了盡力保全它。天是無所不覆的,地是無物不載的,我以先生爲天地,哪曉得先生是這樣的啊!”
    孔子說:“我見識淺陋了。先生爲何不進來?請講講你的所見所聞。”
    無趾毅然而出。孔子說:“弟子們勤勉啊!這個無趾,是個斷了腳的人,尚要努力求學以彌補以前的過失,何況要求德行完美的人呢!”
    無趾對老聃說:“孔子要達到至人,還差得很遠嗎?他爲什麽恭恭敬敬地向您學呢?他還追求那些希奇古怪的名聲而名聞於世,他不知道至人把這些視爲自己的枷鎖嗎?”
    老聃說:“你爲啥不使他懂得死生都是自己的一個心在變,可與不可都是心在對事物分別,事物本身卻一貫沒變。解除束縛他的枷鎖,這樣可以嗎?”
    無趾說:“這是上天給他的刑法,怎麽可以解除呢!”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