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udapeng1948 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一個與人無爭,與世無爭,不過問政事,不管他人之事,安於當下的無事閒人。 ————中和道人

网易考拉推荐

《莊子——如是說》之《秋水》篇(九) 中和道人注釋  

2015-07-25 21:31:38|  分类: 人文/歷史 註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
    公孫龍[1]問于魏牟[2]曰:“龍少學先王之道,長而明仁義之行;合同異,離堅白[3];然不然[4],可不可[5];困百家之知[6],窮衆口之辯[7],吾自以爲至達已。今吾聞莊子之言,汒然異之[8]。不知論之不及與?知之弗若與?今吾無所開喙[9],敢問其方。”
    公子牟隱機大息,仰天而笑曰:“子獨不聞夫埳井之蛙乎?謂東海之鼈曰:‘吾樂與!出跳樑乎井幹之上,入休乎缺甃之崖[10]。赴水則接腋持頤,蹶泥則沒腳滅跗[11]。還虷蟹與蝌蚪[12],莫吾能若也。且夫擅一壑之水,而跨跱埳井之樂[13],此亦至矣。夫子奚不時來入觀乎?’東海之鼈左腳未入,而右膝已縶矣。於是逡巡而卻,告之海曰:‘夫千里之遠,不足以舉其大;千仞之高,不足以極其深。禹之時,十年九潦,而水弗爲加益;湯之時,八年七旱,而崖不爲加損。夫不爲頃久推移,不以多少進退者,此亦東海之大樂也。’於是埳井之蛙聞之,適適然驚,規規然自失也。
    “且夫知不知是非之竟[14],而猶欲觀於莊子之言[15],是猶使蚊負山,商蚷馳河也,必不勝任矣。且夫知不知論極妙之言,而自適一時之利者,是非埳井之蛙與?且彼方跐黃泉而登大皇[16],無南無北[17],奭然四解[18],瀹於不測[19];無東無西[20],始于玄冥[21],反於大通[22]。子乃規規然而求之以察,索之以辯,是直用管窺天,用錐指地也,不亦小乎?子往矣!且子獨不聞夫壽陵餘子之學行於邯鄲與?未得國能,又失其故行矣,直匍匐而歸耳。今子不去,將忘子之故,失子之業。”
    公孫龍口呿而不合[23],舌舉而不下,乃逸而走。
 
    【注釋】
    [1]公孫龍:戰國時名家代表人物,趙國人,曾做過平原君的門客,在當時“堅白同異”的辯論中,他和惠子(惠施)同屬名家,但主張不同。他的名辯論題有“離堅白”,白馬非馬等多條。有詭辯之名。著作有《公孫龍子》。
    [2]魏牟:戰國時人。即魏公子牟,因封於中山,也叫中山公子牟。與公孫龍交好。曾說“身在江海之上,心居乎魏闕之下”(見《呂氏春秋·審爲》)。《漢書·藝文志》著錄《公子牟》四篇,早佚。
    [3]合同異:惠子(惠施)學派的名辯論題。主要觀點是:認爲一切同異皆非絕對;並以“天與地卑,山與澤平”等所謂“曆物十事”的命題來進行論證。在這些論證中,著重指出差異之中有同一,並接觸到了概念的轉化問題,在古代邏輯思想發展上有一定的貢獻。但這屬於“世論”範疇,若與惠子這樣的人談道,相當於對夏蟲談冰。(離堅白:公孫龍學派的名辯命題。認爲人們感覺接觸到的事物的各個屬性,都只能是絕對分離的獨立體。他們用“離堅白”來論證這一點,認爲眼看不到石之堅,只能看到石之白,因此“無堅”(“視不得其所堅,而得其所白者,無堅也”);手摸不著石之白,只能觸及石之堅,因此“無白”(“拊不得其所白,而得其所堅,得其堅也,無白也”);由此斷言“堅”和“白”是互相分離,各自獨立存在的(“得其白,得其堅,見與不見離,不見離,一一不相盈,故離”)。象公孫龍之類的人,“曲士不可以語於道者”。
    [4]然不然: 詭辯家能把是說成不是。然:是“肯定”,不然:是“否定”,文中公孫龍用此句以顯示自己的辯才,能把是說成不是,肯定說成否定,并引經據典地使辯論的對方無以辯駁。
    [5]可不可:理同上 [4]。象公孫龍、惠子這樣的詭辯家能把可說成不可,把不可說成可,以顯示自己天下無敵的辯才。
    [6]困百家之知:意思是說使百家的能人智士感到困惑,使衆多雄辯家都感到理屈辭窮。
    [7]窮衆口之辯: 使衆多雄辯家都感到理屈辭窮。
    [8]汒然: 即茫然。
    [9]喙(音會):即嘴。
    [10]甃(音咒):用磚砌的井壁。
    [11]蹶(音決):腳向後踢。跗(音夫):腳背。
    [12]虷(音汗): 蟹類的小動物。
    [13]跨跱(音指):叉開腿立著。
    [14]且夫知不知是非之竟:意思是說:憑你的智慧,就連是非的究竟尚且搞不清楚。知不知:前一個“知”爲智慧,後一個“知”爲知道的“知”。
    [15]而猶欲觀於莊子之言:而竟想觀察莊子無爲大道的至理之言。
    [16]且彼方跐黃泉而登大皇: 意爲莊子之理是離開黃泉路而登天庭。跐(音此):蹈。黃泉:陰曹地府。大皇:天庭。
    [17]無南無北: 意爲心不生分別。
    [18]奭然四解: 心裏釋然暢達,一切疑慮盡然消散。奭(音世):盛大之意。
    [19]瀹於不測:通而不可測。瀹(音躍)疏通。
    [20]無東無西:心清淨無爲,不生分別心,一切回歸於原始寂滅的大定狀態,反朴歸真于大道。
    [21]始于玄冥: 一切回歸於原始寂滅的大定狀態。
    [22]反於大通: 反朴歸真于大道。
    [23]呿(音去):張開。
 
    【譯文】
    公孫龍問魏牟說:“我自幼便開始學習先王的治國之道,長大了便懂得了仁義的道理;精于‘合同異’,‘離堅白’;能夠把是說成不是,把可說成不可;使諸子百家的能人智士感到困惑,使滔滔的雄辯家們都感到理屈辭窮,我自以爲智慧與辯才已通達無礙了。現在我聽到莊子的言論,茫然失措,感到非常奇異。不知是我的辯才不如他呢?還是我的智慧不如他?現在我在他的面前已經無法開口了。請問這是什麽道理。”
    公子牟靠著幾案大歎,然後仰天而笑說:“你難道沒有聽說坑井中的青蛙嗎?它對東海中的鼈說:‘我太快樂啦!我出來跳在欄杆上,進去休息便在破缺的井壁邊。跳進水裏,水便浮著我的兩腋和下巴。踩在稀泥中,腳便埳在稀泥裏,淹沒了腳背。那些小虷蟹與蝌蚪,都沒有我這樣快樂。而且我獨佔一坑之水,而盤踞坑井的快樂,恐怕是快樂中最高的快樂了。你爲什麽不經常到坑井中來看一看呢?’東海之鼈左腳還未進入坑井,而右膝已被井口欄杆拌住。於是顧慮了一下,便小心地把腿退出井口,便把大海的情況告訴青蛙:‘千里之遠,不足以來形容其廣大;千丈之高,不足以達海之深。在大禹時代,十年九澇,海水沒有因此而增加;商湯時代,八年七旱,海岸邊的水位並未降低。並不爲時間的久遠發生推移,也不以雨水的多少而産生進退,這也是東海的最大快樂。’於是坑井中的青蛙聽了這番話,心像丟失了什麽,驚恐不安,茫茫然不知所措。
    “現在憑你公孫龍的智慧,就連是非的究竟尚且搞不清楚,還想觀察莊子無爲大道的至理之言,這等於要蚊蟲身背大山,商蚷遊河啊,這是絕對不能勝任的。而憑你現在的智慧,什麽是言論精妙之處尚且不知,而只圖於一時的口舌之快利,這不是與坑井之蛙一樣嗎?莊子的言論學說是脫離黃泉路,飛升上天庭,自心清淨,釋然暢達,一切疑慮盡然消散,通而不可測;清淨無爲,不生分別心,一切回歸於原始寂滅的大定狀態,反朴歸真于大道。你卻妄想觀察莊子的言論,尋找其瑕疵以與其辯論,這是用竹管窺視蒼天,用錐尖量地,這不是太渺小了嗎?你走吧!你難道沒有聽說燕國壽陵的少年到趙國邯鄲去學習步法嗎?步法沒學會,反倒把原來的走路步法忘記了,只有爬回到燕國。現在你還不快點走開,將會忘掉你原來的學識,丟掉你的事業。”
    公孫龍口張而不能合,擡起的舌頭不能放下,逃遁而去。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