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udapeng1948 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一個與人無爭,與世無爭,不過問政事,不管他人之事,安於當下的無事閒人。 ————中和道人

网易考拉推荐

《莊子——如是說》之《盜蹠》篇 中和道人註釋  

2016-05-28 16:52:04|  分类: 人文/歷史 註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盜         蹠
 
    【原文】
    孔子與柳下季爲友,柳下季之弟名曰盜蹠。盜蹠從卒九千人,橫行天下,侵暴諸侯。穴室樞戶[1],驅人牛馬,取人婦女。貪得忘親,不顧父母兄弟,不祭先祖。所過之邑,大國守城,小國入保[2],萬民苦之。孔子謂柳下季曰:“夫爲人父者,必能詔其子;爲人兄者,必能教其弟。若父不能詔其子,兄不能教其弟,則無貴父子兄弟之親矣。今先生,世之才士也,弟爲盜蹠,爲天下害,而弗能教也,丘竊爲先生羞之。丘請爲先生往說之。”柳下季曰:“先生言爲人父者必能詔其子,爲人兄者必能教其弟,若子不聽父之詔,弟不受兄之教,雖今先生之辯,將奈之何哉?且蹠之爲人也,心如湧泉,意如飄風[3],強足以距敵,辯足以飾非。順其心則喜,逆其心則怒,易辱人以言。先生必無往。”孔子不聽,顔回爲禦,子貢爲右,往見盜蹠。
    盜蹠乃方休卒徒於大山之陽[4],膾人肝而餔之。孔子下車而前,見謁者曰:“魯人孔丘,聞將軍高義,敬再拜謁者。”謁人入通。盜蹠聞之大怒,目如明星,發上指冠,曰:“此夫魯國之巧僞人孔丘非邪?爲我告之;爾作言造語,妄稱文武[5],冠枝木之冠,帶死牛之脅,多辭繆說,不耕而食,不織而衣,搖唇鼓舌,擅生是非,以迷天下之主,使天下學士不反其本,妄作孝弟,而僥倖于封侯富貴者也。子之罪大極重,疾走歸!不然,我將以子肝益晝餔之膳。”
    孔子複通曰:“丘得幸于季,願望履幕下。”謁者複通。盜蹠曰:“使來前!”孔子趨而進,避席反走,再拜盜蹠。盜蹠大怒,兩展其足,案劍瞋目,聲如乳虎[6],曰:“丘來前,若所言順吾意則生,逆吾心則死。”
    孔子曰:“丘聞之,凡天下有三德:生而長大,美好無雙,少長貴賤見而皆說之,此上德也;知維天地,能辯諸物,此中德也;勇悍果敢,聚衆率兵,此下德也。凡人有此一德者,足以南面稱孤矣。今將軍兼此三者,身長八尺二寸,面目有光,唇如激丹,齒如齊貝,音中黃鍾[7],而名曰盜蹠,丘竊爲將軍恥不取焉。將軍有意聽臣,臣請南使吳越,北使齊魯,東使宋衛,西使晉楚,使爲將軍造大城數百里,立數十萬戶之邑,尊將軍爲諸侯,與天下更始,罷兵休卒,收養昆弟,共祭先祖。此聖人才士之行,而天下之願也。”
    盜蹠大怒曰:“丘來前!夫可規以利而可諫以言者,皆愚陋恒民之謂耳。今長大美好,人見而悅之者,此吾父母之遺德也。丘雖不吾譽,吾獨不自知邪?且吾聞之,好面譽人者,亦好背而毀之。今丘告我以大城衆民,是欲規我以利而恒民畜我也,安可久長也!城之大者,莫大乎天下矣。堯舜有天下,子孫無置錐之地;湯武立爲天子[8],而後世滅絕。非以其利大故邪?
    “且吾聞之,古者禽獸多而人少,於是民皆巢居以避之。晝拾橡栗,暮棲木上,故命之曰‘有巢氏之民’[9]。古者民不知衣服,夏多積薪,東則煬之,故命之曰‘知生之民’[10]。神農之世,臥則居居,起則於於[11]。民知其母,不知其父[12],與麋鹿共處,耕而食,織而衣,無有相害之心。此至德之隆也。然而黃帝[13]不能至德,與蚩尤戰于涿鹿之野[14],流血百里。堯舜作,立群臣,湯放其主,武王殺紂。自是之後,以強淩弱,以衆暴寡。湯武以來,皆亂人之徒也。
    “今子修文武之道[15],掌天下之辯,以教後世。縫衣淺帶,矯言僞行,以迷惑天下之主,而欲求富貴焉。盜莫大於子,天下何故不謂子爲盜丘,而乃謂我爲盜蹠?子以甘辭說子路而使從之。使子路去其危冠,解其長劍,而受教於子。天下皆曰:‘孔丘能止暴禁非’,其卒之也,子路欲殺衛君而事不成,身菹於衛東門之上,是子教之不至也。子自謂才士聖人邪,則再逐於魯,削迹於衛,窮於齊,圍于陳蔡,不容身於天下。子教子路菹[16]此患,上無以爲身,下無以爲人,子之道豈足貴邪?世之所高,莫若皇帝。黃帝尚不能全德,而戰涿鹿之野,流血百里。堯不慈,舜不孝,禹偏枯,湯放其主,武王發紂,文王拘羑裏。此六子者,世之所高也。孰論之,皆以利惑其真而強反其情性,其行乃甚可羞也。
    “世之所謂賢士伯夷、叔齊。伯夷、叔齊辭孤竹之君,而餓死於守陽之山,骨肉不葬。鮑焦飾行非世,抱木而死[17]。申徒狄諫而不聽,負石自投於河,爲魚鼈所食[18]。介子推至忠也,自割其股以食文公。文公後背之,子推怒而去,抱木而燔死[19]。尾生與女子期於梁下,女子不來,水至不去,抱梁柱而死。此六子者,無異於磔[20]犬流豕,操瓢而乞者,皆離名輕死,不念本養壽命者也。
    “世之所謂忠臣者,莫若王子比幹、伍子胥。子胥沈江,比幹剖心。此二子者,世謂忠臣也,然卒爲天下笑。自上觀之,至於子胥、比幹,皆不足貴也。
“丘之所以說我者,若告我以鬼事,則我不能知也;若告我以人事者,不過此矣,皆吾所聞之也。今吾告子以人之情;目欲視色,耳欲聽聲,口欲察味,志氣欲盈,人上壽百歲,中壽八十,下壽六十,除病瘦死喪憂患,其中開口而笑者,一月之中不過四五日而已矣。天與地無窮,人死者有時。操有時之具,而托於無窮之間,忽然無異騏驥之馳過隙也。不能說其志意,養其壽命者,皆非通道者也。
    “丘之所言,皆吾之所棄也。亟去走歸,無複言之!子之道狂狂汲汲,詐巧虛僞事也,非可以全真也,奚足論哉!”
    孔子再拜趨走,出門上車,執轡三失,目芒然無見,色若死灰,據軾低頭,不能出氣。
歸到魯東門外,適遇柳下季。柳下季曰:“今者闕然,數日不見,車馬有行色,得微往見蹠邪?”孔子仰天而歎曰:“然!”柳下季曰:“蹠得無逆汝意若前乎?”孔子曰:“然。丘所謂無病而自灸也。疾走料虎頭,編虎須,幾不免虎口哉!”
 
    【注釋】
    [1]穴室樞戶:穿牆破屋,摳門入室。
    [2]小國入保:小的國家躲入城堡。
    [3]意如飄風:心意不定。隨時都可能變。
    [4]大山:泰山。
    [5]文武:文治武功,文中指周文王、周武王的治國之道。
    [6]乳虎:指養育小虎之母老虎。文中指聲音恐怖兇殘。
    [7]黃鍾:銅鍾。
    [8]湯武:又稱武湯,武王,天乙,成湯,或稱成唐,甲骨文稱唐,大乙,又稱高祖乙。商朝國王。原爲商族首領,曾被夏桀囚于夏台(古台名,在今河南禹縣南)。與有莘氏通婚,任用伊尹爲右相,仲虺爲左相,作滅夏準備。先後攻滅葛(今河南寧陵北),夏的與國韋(今河南滑縣東南)、顧(今山東鄄城東北),戰敗昆吾(今河南許昌東)。後在鳴條(在今山西運城安邑鎮北)擊敗桀,桀逃依昆吾,他滅昆吾,桀再奔南巢(在今安徽巢縣西南)而死。他建立商朝,都於毫(今河南商丘)。
    [9]有巢氏:據說在上古時期,人們爲了避免禽獸傷害,構木爲巢,住在樹上,後人把帶領人們在樹上築巢的首領稱爲有巢氏。
    [10]知生之民:在有巢氏之後,後來又有一個叫“燧人氏”的發明“鑽燧取火”,教會人們熟食、取暖。那時的人們才知道火對人生的重要。
    [11]神農之世三句:神農時代,晚上睡覺時有家安居,白天生産耕種有時。指安居樂業之意。神農:神農氏發明耒、耜,教民耕種。從此人們脫離了遊牧、漁獵的不定居生活,安居下來。
    [12]民知其母二句:指原始(上古)時期的母系社會。
    [13][14]黃帝:中原原始社會晚期,中原一帶姬姓部落的首領,號軒轅(天黿)氏,一號有熊氏。他率領姬姓部落,先後在阪泉(今河北涿鹿東南),涿鹿打敗炎帝和蚩尤部落,成爲中原一帶各部落擁戴的首領,與炎帝等各部落結成部落聯盟和部族。這一部族以後發展成爲中華民族前身的華夏族,黃帝也就被尊爲中華民族的始祖。
    [15]文武之道:與[5]文武同義。
    [16]菹:切碎。
    [17]鮑焦兩句:故作清高,不踩周地,不食周栗,最後抱木而死。
    [18]申屠狄:殷商時人,因進諫不被採納,投河而死。
    [19]介子推五句:介子推,春秋時晉國人,晉文公遭驪姬之難,出逃國外十九年,介子推忠貞緊隨,文公饑,介子推自割其股與文公充饑,而文公不知。後文公即位,有背介子推,介子推回鄉養母,後來文公悔,念及介子推的功績欲請介子推回朝共用榮華,介子推不從,文公思介子推心切,請不回來就派兵抓回來,介子推背母逃進棉山(今山西中部棉山),文公重兵包圍棉山,搜山無果,即放火燒山,欲逼介子推自出山林,燒山畢,文公進山搜尋,發現燒焦的樹下,介子推擁其母已成炭人。
    [20]磔(音折):古代的一種酷刑,把肢體分裂。
 
    【譯文】
    孔子與柳下季是朋友,柳下季之弟被稱爲盜蹠。盜蹠的隨從九千人,橫行天下,侵犯諸侯。穿牆破屋,驅奪牛馬,掠人婦女。貪婪忘親,不顧父母兄弟,不祭祖先。他所經過的地方,大國防守城池,小國退避城堡,萬民苦之。孔子對柳下季說:“爲人之父,必然能教育自己的兒子;作爲兄長,必然能教育自己的兄弟。若是父不能教育其子,兄不能教育其弟,那父子兄弟之親情就不那麽可貴了。如今先生,爲當世之賢才志士,弟弟是盜蹠,成爲天下的禍害,而不能給予管教,我私下爲先生感到羞辱。我請求代先生前去勸說他。”柳下季說:“先生說爲人之父必然能教育其子,作爲兄長必然能教育其弟,若是兒子不聽父親的教育,弟弟不接受兄長的教育,雖然先生現在有無礙之辯才,對他這樣的人又奈之何哉?況且蹠的爲人,心性暴烈如湧泉,性情不定易變,強悍足以抗敵,善辯足以能掩飾其惡。順其他的心則喜,逆其他的心則怒,輕易地用語言就將人侮辱。先生必然不能前往。”孔子不聽從柳下季的勸告,命顔回駕車,子貢爲輔右,去會見盜蹠。
    盜蹠正在泰山南面休整士卒,正把人肝切碎來吃。孔子下車走上前去,見通報之人便說:“魯國人孔丘,聽說將軍高尚俠義,敬請通報官代爲傳達。”通報人進去通報。盜蹠聽後大怒,兩眼圓睜,怒髮衝冠,說:“這就是魯國善於機巧的虛僞人孔丘是不是?給我告訴他:你捏文造句,妄稱治國之道。頭上戴着裝飾繁多就象樹枝一樣的帽子,腰上系着死牛皮做的帶子,滿嘴的繁瑣謬論,不耕而食,不織而衣,搖唇鼓舌,製造是非,以此來迷惑天下的君王,使天下學士不能返歸自然本性,妄作孝悌,企圖想封侯而成爲富貴中人。你的罪既大也極重,趕快滾回去,不然,我將用你的肝來增加我午飯的一道菜。”
    孔子請求再次通報說:“我孔丘有幸與柳下季交好,非常希望親登你的帳幕之下。”通報人又去通報。盜蹠說:“叫他進來!”孔子急忙進去,避開坐席而後退,再次向盜蹠施禮。盜蹠大怒,兩腿展開而坐,手按寶劍怒目圓睜,聲如母虎,咆哮道:“孔丘到前面來!你所說的話若順我意則能活,不順我的心意就得死。”
    孔子說:“我聽說,大凡天下有三種美德:生來高大偉岸,英俊無雙,不管老少貴賤之人見了都喜歡,此爲上德;知曉天文地理,能分辨世間一切諸物,此爲中德;勇悍果敢,聚衆率兵,此下德也。大凡人有此一德者,足以南面稱王矣。今將軍三者皆得,身長八尺二寸,面目有光,嘴唇紅潤,齒如齊貝,聲如洪鐘,而名字卻叫盜蹠,我孔丘私下爲將軍恥於不該被稱爲這個名字。將軍若有意聽從臣下的主張,就請讓臣下南邊出使吳越,北邊出使齊魯,東邊出使宋衛,西邊出使晉楚,派人爲將軍建造方圓數百里的大城,立戶數十萬之多的封邑,尊將軍爲諸侯,與天下替舊更新,罷兵息武,收養兄弟,共祭祖先。此乃聖人賢士之行爲,也是天下人之心願。”
    盜蹠大怒說:“孔丘到前面來!可以用利養名聞規勸,用言語進諫的,都是愚昧淺陋的常人。現在我高大偉岸,英俊無雙,人人見了都喜歡,這是我父母遺傳下來的美德。你孔丘即使不讚美我,難道我自己還不知道嗎?我曾聽說,喜歡當面讚美人的人,也喜歡背後詆毀別人。現在,你孔丘告訴我,要爲我建造大城,集聚民衆,是想以利養來規勸我,用常民來約束我,這哪里能長久!城再大,莫大於天下。堯舜有天下,子孫無立錐之地;湯武自立爲天子,而後世絕滅。這不是因其利益大的緣故嗎?
    “我曾聽說,上古時期,禽獸多而人稀少,於是人們都在樹上構木爲巢以避禽獸。白天拾橡栗爲食,夜晚在樹上巢中安息,因此他們被稱爲智者‘有巢氏之民’。上古時期,人們不知道什麽叫衣服,夏天多積蓄柴薪,冬天則用來烤火取暖,因而被稱爲‘知道生存之民’。神農時代,晚上睡覺休息有房安居,白天種莊稼則耕種有時。人們只知其母,不知其父,與麋鹿生活在一起,種田而食,織布爲衣,相互間沒有相害之心。這個時期是人性道德最完美的時期。然而,黃帝的道德也不完美,在涿鹿之野與蚩尤一場大戰,流血百里。堯舜作天子,設立群臣百官,湯武放逐、驅趕、追殺其主夏桀,周武王殺死商紂王。從那以後,以強淩弱,以多欺少。湯武殺夏桀以來,皆爲謀亂篡位之徒。
    “如今你修治國之道,執掌天下理學之思辨,以教後世。你卻寬衣大袖,腰系淺帶,虛言僞行,以迷惑天下之君王,而妄想以此來求得富貴。作爲盜賊沒有比你再大的了,天下人爲何不叫你爲盜丘,而叫我爲盜蹠?你以甜言蜜語叫子路跟隨着你,叫子路摘去高冠,解去佩劍,而受教於你。天下皆說:‘孔丘能消除暴力,禁絕邪惡’,其結果呢,子路欲殺衛王沒成功,而自身卻在衛國都城東門之上被剁成肉醬。這就是你教得不好。你自稱爲賢士、志士、聖人,卻再一次地被驅逐出魯國,消聲滅迹於衛國,在齊國走投無路,被圍困于陳蔡兩國間,你在天下無法容身。你教育子路使他遭受被剁成肉醬的災難,你上沒有任何可以用來立身,下沒有任何可以用來作人,你修之道又哪點可貴呢?世人最推崇的,莫過於黃帝,黃帝的道德尚且不能完美,黃帝與蚩尤在涿鹿之野的那場大戰,流血百里。堯不仁慈,舜不孝敬,禹偏于一方,商湯放逐其君主,周武王伐紂,周文王被拘於羑裏。這六個人,皆是世人所推崇的,仔細推來,皆是受利益的驅使,迷惑其天然之本性,而嚴重地違反了自然情性。其行爲甚是羞辱人。
    “世人所稱道的賢士伯夷、叔齊。伯夷、叔齊相互辭讓孤竹國的君位,而餓死在首陽山上,屍骨也無人安葬。鮑焦以偏執視爲修行,以嗔恨視爲離世,最後抱木而死。申屠狄因進諫而未被用,竟負石自投於河,爲魚鼈所食。介子推就算至忠的了,親自割下大腿上的肉給晉文公充饑。晉文公後來卻背棄了介子推,介子推怒而離去,最後寧肯被燒死在棉山也不見晉文公。尾生與女子相約於橋下相會,女子未按時至,水漲尾生不肯離去,最後抱着橋下柱子被水淹死。這六個人,無異於與被支解的死狗和河裏漂浮的死豬、持瓢乞討的乞丐沒有什麽不同。都是重名輕死,不念及自然生命,天然壽數之徒。
    “世人所稱道的忠臣,莫若王子比幹、伍子胥了。伍子胥被抛屍沈江,比幹被開膛挖心。此二人,世人稱之爲忠臣,然而最後的結果卻爲天下人苦笑。從上述黃帝以來觀之,至於伍子胥和比幹,沒有什麽值得可貴的。
“你孔丘用來勸說我的,若告訴我鬼怪之事,這是我不知道的;若告訴我世間發生的人事,不過如此而已。皆是我所耳聞知道的。現在我告訴你人的情況:眼睛想看物相,耳朵想聽聲音,口想品嘗美味,志氣想充沛,人上壽百歲,中壽八十,下壽六十,除去病瘦、死喪、憂患時間,其中開口而笑的時候,一月之中不過四五日而已。天地無終無止,人的生死卻有時。以有限的身軀,而寄託於無窮之境,無異於良馬騏驥瞬間馳過隙穴。不能使自己的意志暢快、養護其壽命的人,都不是通達至理的人。
    “你孔丘所說的言論,皆是我所棄之糟粕。你趕快離開吧,不要再囉嗦!你的道理狂亂急切,都是些巧詐虛僞之事,並非可以保全真性,還有什麽可以談論的!”
    孔子一再施禮趕快離開,出門上車,手執繮繩時三次失落,兩眼茫然,視而不見,面若死灰,低頭扶着車軾,氣息不暢。
    回到魯國東門外,正巧遇上柳下季。柳下季說:“今天有點不對勁,幾天沒有見到你了,車馬象出了遠門剛回來的樣子,得空去見柳下蹠了嗎?”孔子仰天而歎說:“是的!”柳下季說:“柳下蹠有沒有象我先前說的那樣違背你的心意?”孔子說:“是的。我這是無病而自灸啊,我跑去撥弄虎頭,編理虎須,差點兒喂了虎口啊!”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